Menu

滨州1.2万平米污水坑威胁水源 当地政府称系外地偷排

包头装修网了解到,近期,昆都仑区青年路某街坊正在进行老旧小区改造。因为旧污水管线老化,进行上下水管路的改造施工时,一栋居民楼附近出现一处污水深坑。前两天,有工人将大坑的污水抽出排放到附近这处空地上,居民就对污水造成的空气污染有意见,并因此制止了工人的施工。现在抽水后深坑继续积水,居民更对房子的安危无比担心。下面一起来看看具体详情。

滨州1.2万平米污水坑威胁水源 当地政府称系外地偷排

包头装修网了解到,近期,昆都仑区青年路某街坊正在进行老旧小区改造。两天前,因为旧污水管线老化,进行上下水管路的改造施工时,一栋居民楼附近出现一处污水深坑。污水散发的臭味让人心烦,有居民担心深坑会影响楼房安全。对此施工方表示,改造后,这些问题将迎刃而解。

山东省滨州市博兴县店子镇张侯村,因连年挖土形成了一个1.2万平方米、深30多米的大坑。近两年来,不断有车辆将工业污水排进坑内,村民担心土壤和生活饮用水遭受污染,两年前就开始向有关部门举报,但排污行为一直未受到禁止。

图片 1

店子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目前现场已经被封闭,正对工业污水取样检测,拟将污水全部抽出净化处理,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。

污水管线泄漏 形成地下深坑

30余米深大坑污水气味熏人

市民张女士是该栋楼的居民,目睹了挖出大水坑的全过程。“就在我家楼后,挖出一个几米深的大坑,里面全是污水,很臭。”张女士说,污水坑出现后,她和周边居民都掩鼻外出。随后,施工方调来抽水泵,将坑内的污水抽到坑旁不远处。这样一来,该栋楼周围,整个被臭味“包围”。

在卫星地图上,距离张侯村西北侧一公里左右,一片平坦开阔的耕地中间,一片裸露着黄土的深坑显得格外刺眼。大坑东西长250多米、南北宽50余米,与周边绿油油的耕地格格不入。

6月27日,专业人员按张女士的指引来到该污水坑处。正要靠近,张女士赶忙提示,大坑已经侵蚀了周边土壤,有土壤不断坍塌,靠近危险。在距离坑边一米远的地方,大坑几米宽,因为积水污浊,无法见底。坑内东侧有一处管道,接口处正哗哗流着污水,臭味不断弥漫。大坑不远处的地面上,抽出的臭水还未全干,尚有水渍的一大片区域都散发着臭味。

提起张侯村窑厂,店子镇居民几乎没有不知道的,它不仅是一个深坑,还是一个生活垃圾的填埋场和工业污水的收纳场。近日,记者在现场探访发现,深坑西侧被一扇大铁门封闭,貌似工厂的厂区,但已经无人看守,车辆通过铁门可以来到坑边。

张女士介绍,前两天,有工人将大坑的污水抽出排放到附近这处空地上,居民就对污水造成的空气污染有意见,并因此制止了工人的施工。现在抽水后深坑继续积水,居民更对房子的安危无比担心。“我们这是老房子了,经历过地震,污水坑距离房子这么近,这可怎么是好。能否有个两全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”?

深坑的北侧已经被1000多米长的蓝色彩钢板遮住,站在路边无法看到深坑的样貌,但可以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。大坑深30多米,碗口粗的杨树从坑底长出,树梢根本够不到坑沿。坑底东侧一处200余平米的积水呈现深褐色,水面漂浮着油渍。

新管线启用后 问题将迎刃而解

深坑南侧的边缘距离麦田不足一米,局部地方出现坍塌,部分树木歪倒进坑中。四五名工人在深坑的周边正在安装木桩,用塑料的隔离网将大坑与周边的耕地隔开。

据包头装修网了解,在污水坑南侧,还有工人正在施工。据现场一名工作人员介绍,他们是承担上水改造的施工队,正在改造这一栋的进户管,几天前他们挖开了楼后的这处暖气沟。“挖开后上水管碰了头,才能给用户送上水。没想到却看到一暖气沟里,满满的全是污水,至少有一米多深。这里的污水管道原本就存在漏水的问题,漏水时间长了就在暖气沟里形成一个大污水坑,只是埋在地下人们不知道,现在挖出来了居民就感到担心了。”工作人员介绍。

一条修缮完好的土路通往坑底,两米多宽的路面足够一辆大型卡车通过,路面还留有明显的大型车的车轮痕迹。

因为污水太深,看不清管路无法碰头,施工人员找来抽水泵抽出污水坑中的积水,没想到刚排了一次,就遭到居民的反对,所以停止了排水。而抽完后不久,他们发现裸露出来的污水管线仍在不断溢出污水,不到两个小时的工夫,污水坑又被重新流满。施工搁置。

此前,当地媒体曾对张侯村窑厂遭工业污水排放一事进行报道。此时,坑底裸露的黄土中已经被栽种上了拇指粗细的树苗,树根处泥土尚未风干。附近村民介绍,树苗是新闻曝光以后村里派人临时种上的。

28日,专业人员联系到负责该小区污水改造的施工人员,对方表示,要彻底解决污水坑的问题,需要尽快改造这一栋楼的排污管线。包头装修网还了解到,目前,这栋楼周边的污水管网已经基本改造完毕,而这一处的污水管网受两处地上建筑物的影响,无法施工。施工人员已经协调社区就这两处地上物进行拆除,近几日就会疏通污水,完成上下水的改造。新的污水管线启用后,将生活污水引入,旧的污水管就不会漏水了,污水坑的问题自然就迎刃而解了。

张侯村村民秦先生告诉记者,深坑所在土地属于张侯村的集体土地。上世纪80年代,张侯村村集体在该地经营了一个窑厂,上世纪90年代该窑厂被村集体承包给了个人经营,窑厂继续经营了3年左右关闭。十余年间,窑厂一直在该处取土,但也就两三米深。窑厂倒闭后,附近村民盖房子奠地基时会到这里挖土,也有人从窑厂挖土出售。后来这个大坑逐渐成了店子镇倾倒生活垃圾的地方。

“夜里经常有大卡车拉着建筑垃圾来坑里倾倒。”秦先生说,此前,有村民担心坑边缘坍塌会威胁耕地安全,并与挖土人员发生过争执,但仍未能阻止挖土人员继续在该处取土。每逢夏收和秋收时节,开收割机的司机都不愿意到坑周边的田地收割,担心土地坍塌发生危险。

两年前,有村民注意到坑底开始出现积水,水体发黑、发亮并散发臭味,水坑旁边也变得寸草不生。有村民看到,有大车在深夜往坑里排放工业废水。秦先生说,张侯村和西郑村距离深坑都在一公里左右,村民们仍以地下水作为主要的饮用水源。除了担心田地受到坍塌威胁,在深坑中被排入污水之后,居民们开始担心饮用水遭到污染,并向镇政府和相关部门举报,但一直未能阻止大车继续往坑中倒污水。

在记者采访村民时,一名男子骑电动车紧跟记者进行阻拦,并出口辱骂要求记者赶快离开现场。记者表示需要见到张侯村负责人,了解窑厂被倾倒工业污水问题和窑厂承包人的情况。

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你要找的人都在坑旁边。”该男子蛮横地说。但当记者返回坑边时,一名身穿蓝色运动衣的中年男子舞弄着一把螺丝刀,称对窑厂的事情一无所知,要求记者离开现场。

这时,店子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赶到现场,带记者从深坑旁边离开。

店子镇宣传办负责人刘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大坑所在地原本属于张侯村的集体用地,一直都不属于耕地。1983年,张侯村在大坑的原址建起了一个窑厂,就地取土制砖。但因为效益不佳,张侯村将窑厂承包给个人经营。但因为该深坑的形成和污染物的排放问题已经存在了很多年,具体的管理责任归属还需要进一步调查,暂时先终止了张侯村与承包人的承包合同,对该深坑的污染进行治理。

刘斌承认,两年前店子镇政府就已经接到了村民举报,得知有人往张侯村窑厂排放工业废水,并有消息称没挂车牌的大车将工业废水排放进店子镇的大坑。店子镇政府组织工作人员进行蹲点调查,初步了解到污水来源并不属于店子镇。当时镇政府已经告知张侯村窑厂的负责人,停止往窑厂旧址内排放工业废水,但是镇政府当时未意识到所排放污水存在的安全隐患,未能及时治理。当记者询问该处土地承包人的具体情况时,刘斌称不了解。

刘斌说,目前博兴县相关部门和领导已经到现场进行查看,要求及早处理深坑中的工业废水污染问题。为防止发生坠坑事故,张侯村已经安排施工人员对深坑进行隔离。同时,店子镇政府已经联系了博兴县环保部门,对坑中的工业废水进行取样检测,根据检测结果将坑中污水抽离,送往具有专业资质的污水处理厂进行净化处理。同时,由于深坑地表土壤遭到破坏,坑中污水对附近的土壤污染程度也需要进一步检测,根据检测结果再制定完善的治理方案。目前,店子镇政府暂时考虑将污水处理完毕之后,使用建筑垃圾对深坑进行填埋,在原址上实行复垦恢复地面植被。

“镇政府的主要工作是做好对该深坑的污染治理工作,再根据该处的具体污染情况,对所属村庄和窑厂的负责人进行调查处理。”刘斌说。

特别声明: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;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,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“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;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,请与我们接洽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